用对待同龄人的态度去对待孩子,是最好的人格培养

v2-77792a28d9f7ac966c463ed604673e59_b.jpg 用对待同龄人的态度去对待孩子,是最好的人格培养 早教视频

接触过一些所谓“一二线城市精英阶层的家庭”,虽不全面,但不失为一个缩影,可以说,当下的中国,一二线城市的部分精英阶层家庭对于女孩的教育,概括起来有三点:高投入、科学化、平权主义。

我父亲的一名审计业后辈,79年生人,妻子82年,育有一女正在念小学。夫妇俩皆海归精英,从事审计工作,家庭年收入光主业收入便数百万,且没有房贷压力。但由于双方家境都不错,结婚时,双方父母分别全款资助了两套房,这几年随着房价的上涨,仅这两处地产就价值1500万以上。

夫妻俩没有什么烧钱的爱好。话说回来,这个阶层其实处在挺尴尬的位置,基本上到了高档耐用品级别的财务自由阶段,但距离奢侈品财务自由还有很远的距离。于是在没有生计的后顾之忧的情况下,他们最大的爱好,就是对女儿的教育。

于是高价幼儿园,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选。上小学前,三年,超过四十万的花费甚至超过了他们的车,一辆森林人2.0T的高配。

这家幼儿园是瑞资背景,主要接收生源是在华的外国人士子女,但还是会有很多中国家长把孩子,尤其是女儿送到这里,除了国际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该幼儿园推行性别平等教育和平等意识,非常契合很多家庭对于女儿的教育预期。

比如全英文的环境中,幼儿园的老师几乎是外籍的阿姨,称呼孩子只会说“朋友”“同学”“孩子”而不会用“男孩”或者“女孩;在组织活动游戏的时候,亦不会采用性别设定,比如某些刚强的角色形象由男孩扮演、柔弱的角色由女孩扮演;在课外读物的选择中,也会考虑到男女主角的分配要均等,正因为如此,除了一些传统的男性英雄主义故事,像圣女贞德这样的女性英雄故事,并且读童话时,王子和公主的角色是可以互换的。

如果说学校教育创造的是平权主义的环境的话,那么在家庭教育中,两人则践行着平等的理念,也就是不仅男女平等,大人小孩也要平等。

相比于中国传统的家长权威式教育,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为平等的相处方式,他们会用“和对待同龄人的态度认真且严肃地和孩子进行交流,并不会因为女儿的年龄问题而折衷采取一种幼稚的简单的思维去替代相对复杂的逻辑。他们只会尽量用打比方或者追根溯源的方式完成对一些抽象事物的解释,长此以往,女儿便能够理解一些抽象和复杂的事物。

两人的目标导向、效率优先的工作方式也对他们的教育方式产生了很深的影响,他们不会随意的做出没有实际效用的行为,对教育没有帮助的事情,一概不会碰:比如不会开一些中国父母时常开的一些恶趣味玩笑,拿孩子逗乐、开涮、寻开心。在他们看来这种玩笑不仅会破坏与孩子之间的感情和信任,也有损孩子世界观和认知能力的构建。而一切活动必须是能够达到教育效能最大化的。

譬如练钢琴,就兼具多重教育目标——他们从5岁开始,不惜成本地为女儿找最好的老师学钢琴,目的却不是音乐。练钢琴是对孩子的智力和心灵最大的挑战,需要高度的纪律和刻苦精神。所以,学会钢琴,以后学什么都快。钢琴课实际上是塑造未来精英的文化品位的过程,从而拥有一个感性丰富的灵魂,同时也是一道和西方文化接轨的桥梁。

关于钢琴这一项目,和其他项目一样,都是两人精密计划中的一部分。令我惊异的是,他们计划的完备和细致,对于女儿的教育完全成为了一个系统工程,整个过程都是量化可控的。

譬如为了“科学喂养”,女孩的妈妈专门学习大量营养学知识,会用量杯和电子秤对照着食物营养单位含量表来精确计量计划每天的食谱。

为了开发女儿的智力,他们阅读了大量认知心理学的资料,甚至包括一些英文的一手论文,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反馈和调整,这让他们在超前教育方面做出了一点微小的成就:女儿还有半年才上小学,但已经基本把小学数学的内容过了一遍,普通难度的小学毕业考数学试卷满分100分可以稳定达到七八十分。

为了培养女儿的竞争意识,爸爸主动带女儿入坑,在Xbox上玩实况足球,以及在电脑上的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以此植入更多的“雄性意识”的同时,实际是留有后手的“疫苗作用”——当游戏是父母带你玩的时候,它就会是一项家庭活动项目,而不再会是一种一个人偷着玩的、隐秘的、且让人上瘾的娱乐活动。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很多教育方式看似是反直觉的,但仔细一想又恍然大悟。这一切的背后,是经受过高等教育理性思维训练的结果——能跳出寻常的框架,从实际出发,寻找对策。

我问:教育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他们表示,教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可以类比创办一家公司或者做从事某种专业性很强的高难度工作,因为你面对的是一个具备无限潜力的个体,你永远不知道她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惊喜,出乎你的意料。但同时她也会随时制造一些“麻烦”。但是所谓的“麻烦”,其实都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很多家长对于工作生活中的麻烦能够做到平静面对,但是面对孩子制造的麻烦,却没有足够的耐心,或者不把注意力放在寻找对策上,而仅仅是无谓的宣泄情绪,这对于教育本身没有任何好处,其根源恰恰是因为骨子里仅仅是把孩子当成了一个所属物,而不是人。当她制造出另一个“麻烦”时,我们的想法不过这又是一道难题,并不是她的错误,而解决这个难题,正是我们教育的使命。物质上给予孩子的权限,正是其间的关键。

而男孩的培养,方式则大相径庭。我父母是中国早期CPA,在年轻的时候赶上了股份制改革的浪潮创始了浙江第一家民营会计师事务所。他们的教育更倾向于放养和穷养,鲜有刻意的引导。从小学开始,就一直让我就读于家境相对平均的公办学校,在消费和兴趣爱好培养上也多听任我自由发展和成长。

服务行业的人才密集形态决定了合伙人们的精益求精,对任何一项工作都以最高标准来衡量。父亲从小对我的教导间接引导我踏入了传媒行业:在高中时候会为我修改每篇文章,直到完全没有语病和错别字为止。“做账的时候差一分一毫都需要重头来过,写也一样”,父亲的一手好文笔在鞭策中得到了传承。颇为感激的是家里从未要求选择会计行业,而是鼓励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他高标准的要求下,我现在可以在一刻钟内纯熟的写出结构严整的千字文而鲜有纰漏,回过头来对家教充满感恩。

刚进大学时候,正赶上了2015年互联网创业和资本热潮。在学长的引导下,我也尝试经营了自己的startup:当然是向父母要了种子投资。在16年初那会,公司在APP程序上花光了现金,走到了破产的十字路口。“这笔钱是为了给你历练,不是成功”,父亲淡定的回复。最终,公司还是从半年前开始转入线下盈利了,算是绝处逢生。在“创业大学”积攒的经验,的确是校园和传统教育所不能给予的。这也许正是精英教育的优势,这些出身孩子的幸运所在。其关键正是在关键节点上敢于支持,不论男女,去做有创造性的事。

相比于同龄人,自卑是不可避免的。从小不就读于“贵族学校”, 消费水平偏低,很少注重于打扮自己;不得不说外表确实能决定让人多尊重我们。而不论是男或女,父母的科学喂养,对孩子兴趣不同方式的培养都可以是有效的方式。成才的标准,莫过于问心无愧,走出属于自己的路罢。

看来,精英教育的高明之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领先,更是姿势水平乃至心态上的全方位沉淀。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